4月22日上午,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ICU内,胡卫锋

4月22日上午,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ICU内,胡卫锋

4月22日上午,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ICU内,胡卫锋正在接受治疗。当天上午,他病情平稳,院方考虑将其转往普通病房,但到了晚上,他突发“脑出血”。 澎湃新闻 赵思维 图
“黑脸”医生胡卫锋还是走了。
感染新冠肺炎后,42岁的他接受治疗4个多月。治疗过程中,他和同是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的易凡都曾面容变黑,两人的病情备受公众关心。
而今,易凡已于5月6日康复出院,胡卫锋则未能挺过去。
希望一度出现。据央视新闻报道,3月14日,胡卫锋病情曾明显好转,并在22日撤下ECMO;4月11日,他已经拔除了气管切开套管,能够正常讲话。
意外则让人猝不及防。4月22日上午,澎湃新闻记者曾随同当时胡卫锋的主治医生一道进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的ICU,记录下胡卫锋医生当时的状态。然而,当天晚上,本已病情平稳的胡卫锋突发“脑出血”,医院紧急抢救,直至6月2日不幸发生。
6月2日上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武汉市中心医院医务人员等知情人士处获悉,胡卫锋4月22日出现脑出血状况后,“抢救了一个多月”,终因病情加重医治无效离世。
胡卫锋医生于1月16日出现发烧、全身乏力的症状,1月17日住院,随后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并在武汉市中心医院治疗。2月7日,他转入武汉市肺科医院ICU病房并施行ECMO(人工肺),3月3日,转院到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治疗。
4月22日这一天,中法新城院区的ICU内尚有10名患者,其中器官插管2人,上有创呼吸机的9人(19床同时上有呼吸机并插管)。这10人均“核酸双阴”,摆脱了新冠病毒,但前期病毒对身体已经造成了冲击。用胡卫锋的主治医生、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冉晓的话说,就是“千疮百孔”,后续仍需要多学科团队对患者继续做器官功能支持、给予营养支持、预防和控制长期住院治疗产生的继发感染问题等。
42岁的胡卫锋便是其中这10人之一。
胡卫锋是5床,由于整个病区患者已不多,病房内只安置了他一个人的病床。当天上午的治疗信息显示,他留置胃管,给予肠内营养、MDR(多重耐药菌)。
见到有医护查房,胡卫锋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缓缓侧过头看向来人。值班的管床护士说,由于治疗起来身体痛感明显,大部分时间胡卫锋都是闭着眼睛,皱着眉头,眉宇间形成个“川”字。
由于需要长时间控制继发感染,治疗团队给他使用了多粘菌素B等药物,在持续使用这种药物后,他的头面部、颈部及四肢出现了色素沉着,面容变黑,成了“黑脸”。
“自己感觉怎么样,精神状态?”冉晓问。
“睡不着,口干,不停地喝水。”胡卫锋缓缓说。
“屁股痛,浑身燥热的感觉有嘛?” 冉晓问。
“没有。” 胡卫锋说。
“一定要有信心,手上的颜色都恢复了,脸色我觉得也稍微好点了。”冉晓边询问情况,边握着胡卫锋的手,两次竖起大拇指,鼓励他要有信心。
“刚刚脱离呼吸机没多久,用药比较谨慎。”冉晓向既是患者,又是“同行”的胡卫锋解释。
见到值班的管床护士来给他取下测心率的心率夹,胡卫锋指着胳膊关节处说“血管特别疼”。护士安慰他是正常反应,中午会给他做康复锻炼。
4月22日上午11时许,澎湃新闻参加了由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院方和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北京协和医院内科ICU主任杜斌等援汉重症医学专家参与的病例讨论会。在会上,专家们在对胡卫锋当时的病情和用药情况分析后,建议将已经病情稳定的胡卫锋从ICU转出,转向另一位已经好转的“黑脸”医生易凡所在的普通病房。“(转出来)心理上也会好一些。”其中一位医生说到。
但还没来得及转出,胡卫锋在22日当晚突发“脑出血”。
“多次出现脑出血。”一位权威人士告诉澎湃新闻,22日晚,胡卫锋出现脑出血状况后,医护人员对其进行紧急抢救。在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胡卫锋“情况都很不好,出血量很大、很严重,加上本身身体条件就比较差,经不起这样折腾。”
这位权威人士说,最后一个多月里,胡卫锋一直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更无法发出声音。“前几天,医院已经把胡卫锋的病情告知家属。这一个多月以来,我们已经近了非常大的努力。”
6月2日上午,胡卫锋家属、武汉市中心医院的领导同事等来到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交接善后工作。
在胡卫锋之前,武汉市中心医院已有眼科医生李文亮、主任医师梅仲明、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医师江学庆、眼科副主任医师朱和平4名医生,以及该院伦理委员会成员刘励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
“我好像大海中的一叶小舟,随时可能被淹没。”胡卫锋去世后,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在朋友圈发文回忆,胡卫锋生前曾对周围人如是说。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